西部法制傳媒網 > 視點?深度 > 法治視點

中國律師的使命

作者:

3146-7B-田文昌.jpg

田文昌(中華全國律協刑事業務委員會主任)

律師需要以內心生長的使命感迎接一個大時代的到來。

在中國法治化進程中,律師的作用將越來越重要,律師需要做好思想準備,需要以內心生長的使命感迎接一個大時代的到來。從一般意義上講,律師就是為當事人提供法律服務的法律專業人士,做一名專業律師并不難,盡職盡責,依法執業即可。但是,這只是律師最基本的職責,僅僅這樣理解律師的職責是遠遠不夠的。因為,相對其他職業,法律服務的內涵要深刻得多,法律服務的意義也要重大得多。律師履職,無論律師自覺還是不自覺,都會承擔起一種職業本身賦予他的使命,或者說社會賦予這種職業的使命。這并非夸大其詞。

事實上,無論你自覺或不自覺,愿意或不愿意,當你在律師職業生涯中經受過更多的事件和歷練之后,你很自然地就會進入一種境界,感受到一種不可回避、不可推卸的責任。這種責任感會時時壓在你的肩上,會縈繞于你的心頭,讓你無法擺脫。這就是社會責任感,就是一種即使你不想接受,甚至經過內心的痛苦掙扎也無法拒絕的使命感。

律師不代表正義,但律師的工作時刻都與公平正義有關,律師以其職責所要求的特有方式去實現正義和體現正義。法律問題存在于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,使律師與社會政治生活和經濟生活緊密相連,成為最能感受和維護社會公眾切身利益,乃至與民主與法治共存的一種特殊職業。正因為此,律師這種職業群體才能在世界范圍成為政治家的搖籃,成為培養社會精英的基地。

律師的使命感是在執業過程中逐步形成和不斷加深的。

律師制度恢復三十余年來,中國的律師雖然已經成長起來,但是許多人還處于成長的初級階段,還在為基本生存而奮斗。這種狀態雖然在一定程度上會限制律師更高的追求,甚至會挫傷一些律師最基本的自信心。但是,對于另一些較早生長出使命感的律師,這種狀況也會更強烈地激發起他們一種責任感,一種沖動。令人欣慰的是,近年來,一些較早生長出使命感的年輕律師已經涌現。他們在履行基本職責的同時,也發揮著一種社會活動家的作用,甚至也會像戰士一樣,勇敢地捍衛著法律的原則和職業的尊嚴。他們正在以自己的行動,提升著律師的地位和境界。他們的出現,以及他們與另一些具有使命感的律師的合流或默契,標志著律師群體的整體使命感已經生長出來。

律師可以是戰士,卻不應該僅僅是戰士。一個感受到自己的社會使命并愿意為之奮斗的律師,應該注意提升自己的目標和能力,因為律師面對的不是普通的戰場,而是更具政治色彩、更復雜、也更危險的戰場。在這樣的戰場上,僅憑匹夫之勇是不夠的。

律師活躍在法治建設第一線,對法治環境的發展變化感受最深,是最有發言權的職業群體。律師不僅應當以維護司法公正和社會正義為己任,對于推動立法與司法改革也應當大有作為。

如果律師能夠在個案推動立法中做出努力,能夠在法治全民教育,維護人權和化解社會矛盾中發揮作用,能夠從一系列相關的法律事務做起,以自身的努力加快全社會法治化進程的速度…………天就將降大任于斯!

總之,中國的法治建設走過了三十余年,律師制度也走過了三十余年,律師制度和律師群體雖然總體還不夠成熟,卻已經開始走向成熟了。律師界已經看到了自身的使命,并且開始擔負起這種使命。律師界的下一個目標應當是提升能力,調整方式,更廣泛、更理性、更有效地實現其遠大的抱負。

(編輯:)
福彩双色球走势图